顾皙Gn

希望自己能成为太太*٩(๑´∀`๑)ง*

突然想吃这个cp,
都没人想吃一下嘛。。

在学校除了人物别的类型没有带
只能这么简单的贴了ʘᴗʘ

是猪蹄太太画的胶带纸
超级喜欢了⊙∀⊙

[喻黄]我永恒的哨兵

#向导攻×哨兵受
#会ooc
#文笔不好见谅
#无脑无逻辑
#苏沐秋长命百岁
————————————————————
1
    “什么什么?匹配结果出来了?老鬼你是不是提前看了?你匹配上向导了没?上一年没有,你不会今年还没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看着我干嘛?”黄少天嘴角一僵,“难不成……我匹配上了?”
    “匹配上了,小子你比我幸运的多!”魏琛吸了一口烟继续道:“猜猜是谁。”
    “谁啊?这一届能有谁啊?我不记得有谁是3S级向导啊……一群弱鸡……”看着魏琛因为压抑着笑意而微微抽搐的嘴角,黄少天忽觉不妙,“你笑什么?嗯?有什么可笑的?给我匹配谁?总不能跟叶修似的,自己是个哨兵,匹配对象也是个哨兵吧……那你有啥可笑的?见怪……”不怪了好伐?
    魏琛顺手拍了黄少天脑袋一下:“是喻文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一愣,随即皱起了眉说:“严肃点,我告诉你老鬼,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喻文州?那个吊车尾的?一个测试卡着及格线过的S级向导?”
    魏琛收了笑意,认真且严肃地说:“就是他。而且就算人家是卡着及格线过的,那也是因为他操作反应慢了点儿,能力上可不比你差!小子,你别小看了他。”一个能慢慢悠悠打败自己的向导,可绝对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艹,大不了交罚金,能罚几个钱啊?你既然看到我俩匹配,那你肯定知道我家匹配度多少吧?他和我差那么多,匹配度肯定……”高不了吧?
    “100%。”
   
2
    黄少天回家后,心里烦躁得很。明天就要在学校公屏上列出匹配名单,要是拒绝,就得交罚金,100%的匹配度罚金得交多少啊……
    他的精神系,那只总是喜欢亮闪闪的东西的天翼狮虎兽,总是害他支出超出预算!!不给他买,他还化成猫耳少年的样子撒娇喊爸爸,搞得别人都以为他虐待儿子。
    为什么别人家的精神系都那么乖?!
    气死他了!!
    现在要交个罚金都费劲!!
    诶?
    要是双方都拒绝,不就不用交罚金了?! 
    ⊙∀⊙!
    黄少天赶紧从终端里翻出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存的喻文州的联系方式,给对方发了短信。
    ——明天上午八点,学校咖啡厅见,我们聊聊
    喻文州很快就回了消息。
    ——好
    黄少天觉得自己有八九分的把握不用交罚款了。
    那么,他要找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喜悦。
    就决定是他了!
    恭喜叶修!
    ——视频通话
    叶修的脸出现在了屏幕里,叼着烟说:“找哥干嘛?”
    “明天约个PK怎么样?PKPKPKPKPK!!你敢不敢来啊?是不是害怕本大爷?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觉得自己没了婚约浑身舒坦!
    “跟你打?我们家沐秋一只手就把你撂倒了,一点意思都没有。”黄少天从叶修的笑容里感受到了他的嘲讽。
    “你以为就你有对象啊?!我告诉你,我也匹配上了!你得意什么啊?”
    “呦,你也能匹配上啊,谁啊?这么倒霉……”
    “你才倒霉呢!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好像挺出名的,就是那个一直卡着及格线过的吊车尾,跟我同级的那个喻文州。”
    “他啊……沐秋说他挺有能力的,啧啧,摊上你太不幸了……”
    黄少天撇了撇嘴道:“和本大爷匹配上是福气好不好?!你会不会说话啊?垃圾话怎么这么多?还是不是朋友了?连PK都不答应!”
    “既然嫌我们家叶修不会说话,垃圾话难听,别来找他啊,都是有对象的人了,洁身自好懂不懂啊?嗯?”苏沐秋的脸突然出现在屏幕里,着实把黄少天吓了一跳。
    “好了好了,我挂了,不跟你们两个老苟比计较!”苏沐秋这个人,二话不说就把他撂倒,完全用武力压制。
    黄少天对苏沐秋的心理阴影面积有辣么大!!
   
3
    黄少天打量一下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向导,长得挺好看,刚才说话也和和气气的,就是站着的时候比他高。
    一个向导,竟然比自己高?!
    好吧,基本哨兵里就没有比他矮的了。
    “废话就不多说了,咱俩的事你知道了没?就是那个毕业匹配,咱俩匹配上了。你有什么想法吗?我想拒绝,你应该也不想这么早就已婚吧?”
    黄少天看对方依然是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也不说话,就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时令果蔬汁,“噗——”地一声转头喷到了地上。
    “这什么玩意?秋葵汁吗?!怎么会有人拿这种东西榨汁!这味道也太……”让人恶心了。
    “我们家店里现在就是用秋葵做果蔬汁。”喻文州非常淡定地给黄少天递了一张餐巾纸,“匹配度是多少?”
    “我要怀疑你谋杀了知道吗?你竟然给我用秋葵榨汁,等这事完了,你!跟我PK去!我非得揍你一顿不可!”黄少天赶紧拿清水灌了几口,接着说:“你就S级,我3S级,你觉得咱俩匹配度能是多少?”
    喻文州胳膊撑在桌子上,用手托着下巴说:“你这么着急找我出来商量这事,是想劝我一起拒绝。这证明,如果你一个人拒绝,罚金肯定不是个小数目。那匹配度应该在90%以上,我没说错吧?”
    “100%,真不知道这个机器哪里出了问题,竟然是100%!这机器肯定是故障了!”黄少天顿了顿又说:“管它呢,你到底拒不拒绝?”
    喻文州温柔而缠绻的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轻轻说了一句:“我不会拒绝的。”

4
    “你是付不起罚金吗?”想到这种可能,喻文州没忍住笑了一下。
    “我付不起怎么了?很可笑吗?有本事你养一只像我的精神系一样的奇葩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有这么只作天作地的精神系,你也会没有钱交罚金的!”黄少天背靠在椅子上,撅了噘嘴。
    喻文州有点好奇,敲了一下桌子问道:“你的精神系是什么?”
    黄少天闷闷地说了一句:“天翼狮虎兽。”
    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喻文州的精神系,便又问了一嘴:“那你的精神系是什么?”听说没人见过喻文州的精神系呢……
    “你跟我匹配结婚就知道了。考虑一下吗?”
    黄少天想了想,跟喻文州结婚也不太亏,而且自己没钱付罚金。
    “结结结,结就结吧。”

5
    结完婚,喻文州总算把自己的精神系放出来了。
    人鱼。
    一只尾巴会闪闪发光的人鱼。
    黄少天看了一眼自己痴汉模样的猫耳少年精神系,就知道这辈子没法离婚了。

6
    新婚第二天,黄少天感受到了传说中的纵欲过度。
    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等着吃早饭的活力满满的猫耳少年,又看了看坐在猫耳少年旁边的看起来有点虚人鱼……难道……自家精神系是个攻?!
    喻文州那家伙是个腹黑攻,他家精神系是个受?!
    黄少天咳了两声对猫耳少年小声说:“琉金,昨晚上……你在上面?”
    琉金思考了一下,自己昨晚上确实坐在伊森身上来着,便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对啊,我在上面啊。”
   
7
    后来,黄少天委婉地向喻文州表达了自己应该的在上面的愿望。
    喻文州嘴上说了好,心里想:我家人鱼伊森是攻是受我当然知道,既然你这么好奇,那就开发解锁个新姿势吧。
    ——黄少天新姿势成就达成!

8
    黄少天恶狠狠道:“你不是说你在上面吗?!你连你主人都敢耍?!你再不乖,我就不给你买钻石什么的了,知道了吗?!”
    琉金憋了憋眼泪说:“我就是在上面来着!我坐在上面啊!”
    黄少天:“……”妈……妈卖批……

9
    后来,他每次跟别人说自己是个攻,晚上回家就要被喻文州教训一顿。
    明明别人家都是哨兵攻!
    为什么他家是向导攻!
    后来,他质疑在他作战的时候,S级的向导喻文州不能满足3S级的他这个哨兵。
    实践证明,不光作战能满足,床上也能满足。

10
    “少天,偶尔玩个新游戏,觉得好玩吗?”喻文州摘下了耳机。
    黄少天不满道:“为什么队长你在游戏里是个向导还是攻!明明设定都是哨兵是攻的!你肯定偷偷动了手脚!”
    喻文州挑了一下眉毛说:“你在质疑我作为攻的能力吗?”
    黄少天:“!!!”
    一番云雨过后……
    喻文州轻轻在黄少天耳边说:“生日快乐,我的少天。”
   
    生日快乐。
    我的骑士。
    我永恒的哨兵。

太久不贴
还是深念全职
2025
苏黎世见
(〃'▽'〃)

[少暗]当攻不成反被攻

   我是魏长司,被爸爸和爹爹抱回来的。随了爹爹的姓,名是爸爸起的。本来爸爸起的是“长思”,爹爹觉得像个女孩子,就改成了“长司”。
   爸爸总是欺负我,也总欺负爹爹。口口声声说爹爹也还是个孩子,叫我不要总喊着要爹爹抱,自己却总是在爹爹脖子上弄出红印子。我说要替爹爹报仇,爹爹却总是红着脸把我抱走,去给我买糖吃,爸爸就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后来我才知道,爹爹和爸爸不是一个门派。爸爸是少林,爹爹是暗香。我不想剃光头,选了暗香。
   爸爸对爹爹说,我也是个被压的命。
   为什么?
   虽然爸爸很讨厌,但我喜欢小和尚。有一次回少林玩儿,我遇到了一只奶萌奶萌的小和尚。我把他抱在怀里,问他愿不愿意给我当媳妇儿,他说愿意。
   嘿嘿嘿……
   我把他抱回来了。
   结果被爸爸发现了,非要把我的小和尚送回去。临走前,小和尚说,他叫严木,还把手腕儿上的一小串儿佛珠戴我手上了。
   我最后抱了他一下,告诉他记住,他未来的夫君是魏长司。
   爸爸回来以后就跟爹爹告状,说我小小年纪就拐孩子。我告诉爹爹那是我未来的媳妇儿,爹爹摸了摸我的头,又狠狠地瞪了爸爸。
   噗呲,真开心(*σ´∀`)σ
  
   武林不怎么太平,爸爸和爹爹从那以后就禁止我下山了。
   过了几年……
   又过了几年……
   我已经二十岁了。
   今天份的练功完成了,我就躺在草地里看天。脑袋里总是浮现出小时候的那个小和尚,他现在应该也长大了吧?他还记得我吗?我还一直戴着那串佛珠呢……
  
   某天,爸爸在吃午饭的点黑着脸进了门。他眼神扫过来的时候把我吓得一哆嗦,我最近也没干啥坏事儿啊……
   有个人跟进来了,白白净净的,是个少林。
   没我长得好看,更没爹爹长得好看,鉴定完毕。
   不会是爸爸早年的风流债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有点眼熟呢……
   爸爸把我和那个少林赶到了院子里说:“你的事儿,你自己解决!”
   我的事??
   我认识的少林就这几个,还能有谁啊??
   不会是……
   那个少林有点局促,耳根都红了,小声地说了句:“我……我是严木。”
   我:!!!
   “我……我是来……来娶你的。”严木有点紧张,怕魏长司不认账,忘了自己。
   “你是我媳妇儿!应该我娶你!你是嫁过来的,懂吗?”我这个气呀,还娶我?明明我这么强壮,好吧……不是很强壮……好像看起来他肌肉块更大一点,就大一点点而已。
   严木愣了一下说:“也行。”
   我想慢慢挪过去抱他一下,咦?媳妇儿怎么长得比我高了?
   严木看长司挪过来,但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停下了,感觉有点懵。长司是过来要他抱抱吗?严木鼓起勇气,伸手一捞,把长司抱在了怀里说:“我都依你。”
   长司感觉到自己的脸爆红,闷声闷气地说:“我……我才是夫君!”
   “听你的。”严木抚了抚长司的背,嗯,长司香香的,抱起来也好舒服啊。
  
   爸爸:“我就说儿子是被压的命。”
   爹爹:“……”

   后来?
   后来长司就被严木喊着老公喊着哥哥翻来覆去,酱酱酿酿了好几遍……
 
   长司:明明我是攻!
   严木:依你依你都依你。

叶修:这可不怪我

算承接上一篇吧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想吃的粮自己产
叶家双生子非cp
————————————————————
    “哥,你回来了是不是就不走了?”叶秋帮叶修把行李提到了屋里。
    叶修倚在门框上“啧”了一声:“怎么?很希望你哥在外面流浪啊?”
    叶秋踹了脚行李箱:“你不走了,我就去收拾东西!要不是当年你坑我,我离家出走早成功了!”
   “行了行了啊,”叶修把行李箱里的东西全倒在了床上,又把行李箱塞给叶秋,“行李箱,新的,送你,助力你成功行不?”
   叶秋拉过行李箱又“哼”了一声:“算你还有点兄弟爱。”要赶紧收拾,然后跑路啊!

   叶秋刚把行李箱从二楼提溜到一楼客厅就听到他老爹好像在跟谁打电话。
   “哎……您好,x局长啊……叶修?叶修在呢,怎么,这小子又惹祸了?哦……哦……他刚回来……这……为国争光啊!好事啊!没问题,我这就让他去报道!好……好……再见!”叶爸爸一放下电话就看到了拿着行李箱现在客厅的叶秋:“挺自觉啊,这么快就收拾好行李了!”
   “爸,我是叶秋……”
   “你哥又奴役你啊?让你给他拿行李?你说你小时候听他忽悠就算了,长大了怎么还信?真是的,别人家小儿子精的跟猴儿似的,你看你……”叶爸爸有点惆怅……
   “爸,这是我的……”行李啊!
   “行了行了,我先去把你哥逮下来,不能耽误了国家的大事……”说完,叶爸爸就两步一大迈地上楼了,身手矫健地很。
   叶秋:???

   半分钟左右,叶秋就看见他爸推着一脸不情愿的他哥从屋里出来了……
   “爸,您干啥呀?我刚回来铺盖都还没收拾好呢怎么又赶我走呢?您不是说回来了就好吗?我刚给您和妈道了歉,您咋出尔反尔呢?”
   叶爸爸拍了叶修的背两下,声儿还挺响的,“我不管,赶紧回你们队里去!国家现在需要你,你就得上,给我扛住,扛不住死扛,把冠军给国家拿回来,记住了没?”
   “我行李……”还在屋里呢……
   “你弟都给你拿下来了,你想啥呢?还磨磨唧唧的,当年离家出走的时候不撒丫子跑挺快吗?”
   叶修:???
    到了客厅,叶爸爸抢过叶秋手里的行李对叶秋说:“去去去,把大门打开!”
   叶秋一脸懵比地打开了门,眼睁睁看着他爸把他的行李出去,又把他哥推了出去……
   叶秋刚喊了声“爸”,就看他爸把门“哐”地一声给关上了。他爸还拍了拍手,抹了把头上的汗。
   “咋了?”叶爸爸斜了眼小儿子,“别舍不得你哥,过几个月就回来了。再说了,他可是去为国争光啊!”
   那那那……那是我的行李啊!
   里面全是我的家家家家当啊!
   为啥又又又又是我哥走了啊!
   我!想!离!家!出!走!
   “没……没事……我不想他……”我想弄死他!

叶修:我坑你啊

脑洞大开
非cp向
叶修和叶秋
比较好嗑
辛辛苦苦手写出来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某天,叶修正偷着在家玩电脑。
   叶秋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出来,发现自家哥哥又坐在电脑前面了:“哥哥!妈妈找,快走,不然又被逮……逮着了!”
   叶修没有回头,只“嗯”了一声,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争取在妈妈上来之前结束战斗。
   叶秋下楼了,在拖延妈妈上楼的速度。
   OK!结束!
   弟弟好像被妈妈抱起来了,脚步声变快了。
   电脑关机!完美!
   叶修一转头,对上了推门而入的妈妈,怀里是松了一小口气的弟弟。
   妈妈把弟弟放下,走到电脑旁摸了摸说:“修修,又偷偷玩电脑了是不是?这次还让弟弟来给你打掩护,”妈妈又敲了敲电脑,“电脑这么热,别跟我装不知道,今天必须惩罚你一下,跟我过来。”
   叶修嘴角抽了抽,不知道妈妈这次又有什么“奇思妙想”。不禁叹了口气,先过去看看再说吧,实在不行,不还有弟弟呢嘛,嘿嘿……
   “妈,你为什么会买给女孩子穿的小裙子?你想……干嘛?”叶修看妈妈笑得一脸蜜汁阴险地走过来,脑中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会是……给我穿吧?!
   妈妈捏了捏叶修的小脸说:“当然是惩罚你咯,你自己穿,还是我动手啊?”嗯,以后再给他买洛丽塔小裙子穿好了。儿子这么可爱可怎么办啊,心都要化了啊……
   叶修眯了眯眼道:“妈,你其实就是想看我穿裙子吧?”
   “给你个教训,让你天天玩游戏,还带着弟弟不学好!”妈妈使劲揉了揉叶修头顶,“我下楼拿手机,秋秋,你监督哥哥换衣服。”
   叶秋往爸妈床上一坐说:“哥,你换吧!”
   “还想离家出走不?”叶修拿着手里的小裙子看向了叶秋。
   “干……干嘛?”叶秋被盯得有点恶寒……
   “下次你收拾好行李,我给你打掩护,保证你跑出去。这次你把小裙子穿了,怎么样?”叶修嘴角翘起了一个即将得逞的小弧度。
   叶秋想了想这事,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但真得好想离家出走成功一次啊!
   “哥,我答应你,你不能骗我!”
   “我不骗你。”我坑你啊!

   妈妈一上来就看到叶修在掀叶秋的小裙子,顿时黑脸:“叶修!你个小兔崽子!又欺负你弟弟!”
   叶修赶紧松手:“他自己愿意的,不信你问他。”
   叶秋扯了扯有点紧的小裙子说:“嗯,是我自己愿意哒!”唔……他好像比哥哥胖了点儿……
   “妈,你看,我俩长得差不多,谁穿不是穿啊对吧?弟弟穿上多可爱啊?”叶修扯了扯叶秋的小脸蛋,还让叶秋转了两个圈圈。
   “这倒是……你这臭小子,再有下次,绝对不饶了你!走吧走吧,我给你弟弟拍几张照片。”妈妈举起了手机。
   “啥⊙∀⊙?拍照?”叶修和叶秋对视了几秒,叶秋看到了哥哥眼里的“逃过一劫,你多保重”以及……幸灾乐祸……
  
   后来,终于在某一年夏天,叶秋收拾好了行李去找叶修打掩护……
   “行,我先帮你拿着行李。等会儿你一去把门打开,家里楼下的大门,就喊我一声,我冲过去把行李递给你你就跑,记住了吗?”
   “记住了!”
   叶秋还跟叶修击了个掌,好像看到了自由女神在向他招手。
   叶秋到楼下打开了大门,转头朝屋里喊了声“哥”,就看见叶修冲了出来,然后,冲出了家门……
   哥,你为啥不把行李给我?
   哥,你为啥把我行李拿走了?
   哥,你为啥跑了?
   哥,是我离家出走啊!
   哥,你回来……回来……来……Σ(゚∀゚ノ)ノ